今年5月31日是第27個世界無煙日,主題是“提高煙草稅,減少煙草消費,輓救生命”。世界衛生組織向中國政府提出建議,中國應將煙草稅提高至卷煙零售價格的70%,以減少吸煙人數。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崔麗日前在會議上公開表示,中國政府要採取包括提高煙草稅在內的綜合性措施,保護青少年免遭煙草煙霧危害。(6月1日《新京報》)
  國家衛計委在衛生又“計生”的雙重職能下,還出演了稅務局的角色,為了減少吸煙人數,在還沒有具體內容的“綜合性措施”中,先明確了“提高煙草稅”。雖然提高煙草稅也曾是當時衛生部部長的建議,但這次是世界衛生組織向中國政府提出的建議,大可“裡應外合”。何況,在宗旨上是為了提高人民健康水平的國際組織的建議,絕對不會有“敵對勢力”之嫌。
  然而,一個在國際控煙潮流下還毫無起色的國家,在還沒有看到有關控煙的“綜合性措施”時,說起控煙,談必言“提高煙草稅”,而且由衛計委官員扛起了這根經濟杠桿,縱然這樣的建議盡善盡美,還是難免引起公眾的誤解和抵觸,容易混淆經濟利益和社會意義的界限。這就好比很懂得養生的妻子勸自己的丈夫不要縱欲,完全可以從生理健康的角度,分析房事過度的害處,總不可能利用經濟杠桿,參照性交易行情,用收取“交易費”的方式,讓自己的丈夫看在錢的份上,降低房事的頻率吧?
  衛計委官員也然,應該從健康衛生的理念上加強保健和珍惜生命的宣傳。因為煙民都有一種僥幸心理,就如農業部某官員說的“喝幾年才致癌”一樣,也抱著“抽多少才致癌”的無所謂態度。衛計委的職能就是用科學依據教育和宣傳吸煙的危害,用大量的病例說明吸煙的嚴重後果。雖然錢在這個日趨物化的社會中越來越重要,但控煙畢竟關乎健康,一開口就談錢,特別是作為衛計委官員,就有點不講“衛生”了。
  其實,對於吸煙的危害,吸煙和不吸煙的人都知道。但對於“煙民”來說,這種需求是心理和生理對煙草的依賴。這已經不是可有可無的生活消費品,而是一種不能輕易擺脫的不良嗜好。對於提高煙草稅,煙草經濟研究所政策研究室主任李保江認為:“若提高煙草稅,可能誘發煙草走私,還會增加低收入群體的負擔,促使他們更多地選擇檔次更低的煙草產品,甚至質量更差、危害更高的假冒偽劣煙草製品。”因此,積極的方式應該是提高全民的健康意識,把珍惜生命落實到日常的生活習慣中。同時,在制度上要擴大禁煙的場所和範圍,營造以吸煙為恥的社交氛圍,組織有關吸煙有害健康的科普教育。這些才是衛計委的分內之事。
  必須指出的是,提高煙草稅對卷煙價格的影響是必然的,而對減少吸煙人數的希望卻不能樂觀。而對未雨綢繆的“提高煙草稅”,已有相關部門提出建議,“將一部分增加的卷煙稅收通過轉移支付,補貼地方,以減少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損失,以及用於補助煙農轉產,補助從卷煙工業轉崗職工的再培訓。”顯然,戒煙的難度,不僅僅是煙癮,還有將此“當飯吃”的地方政府和企業——而這些,衛計委官員可知否?
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衛計委談控煙,提稅收就不“衛生”了)
創作者介紹

李小龍

nu57nuvq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